当前位置:快三开奖结果 > 新闻资讯 > 千古奇闻真的存在

千古奇闻真的存在

文章作者:新闻资讯 上传时间:2019-11-07

孤独皇后

北周名将——独孤信,是土生土长的云中人,拥有纯正的鲜卑血统。据说,他“美容仪,善骑射”,即使领兵带队还念念不忘打扮打扮、擦点儿香水。他成天弄得衣冠楚楚、油头粉面,军营里便送他一个外号——“独孤郎”。 独孤信的老婆们总共生下六个儿子、七位姑娘。尤其是姑娘,个个儿如花似玉,国色天香。其中姐儿仨,都成为至尊至贵的大人物。《北史》曾在“列传”部分无比羡慕地写道:“长女,周明敬后。第四女,元贞后;第七女,隋文献后。

周、隋及皇家三代皆为外戚,自古以来,未之有也。”最厉害的要属“七小姐”。她14岁就嫁给了官运亨通的杨坚。这个美丽、端庄、心机重重的千金小姐,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嫁给长相平平的杨坚呢? 杨坚那副尊容,实在不怎么样。《隋书·帝纪》自然要吹嘘了,据说,杨坚一生下来就与众不同,他“为人龙颔,额上有五柱入顶,目光外射,有文在手曰 ‘王’。”显然,这是狗屁文人在涂脂抹粉、胡说八道。煌煌正史,经常公开造谣,每位开国皇帝,都被描述成“龙眉凤目”的怪模样。可惜,杨坚远非“独孤郎”,不但缺少“美仪容”,还生得上身长、下体短,最难看的是那两条小短腿儿,乍一看,跟武大郎差不多。别看这副尊容,一块儿念书的小哥们儿还非常憷他,史家记载说:“初入太学,虽至亲昵,不敢狎也。”似乎,大人物从小就派头儿十足。

图片 1

长相,对于男女的意义大不相同。女子丑陋,这辈子就甭打算翻身了。男人模样孬,似乎可以担待;后天的本领,足以弥补生理上的缺陷。少年时代,杨坚就开始崭露头角,他的才能、功绩,绝不是吹出来的。“年十四……为功曹。十五,以太祖勋授散骑常侍、车骑大将军,仪同三司,封纪成县公。十六,迁骠骑大将军,加开府……”有本事,官运旺,约混越牛气。谁还敢背地里指手画脚,褒贬杨坚那对小短腿儿? 《北史·隋本纪》也跟着起哄,说:“周文帝而叹曰:‘此儿风骨,非世间人。’”老辣的独孤信,就是看中了杨坚的才具,才下了重注。他抢先一步,把14岁的爱女许配出去,这等于押了一支升值潜力非常巨大的“原始股”,而且,赢了!

少年夫妻,耳鬓厮磨,杨坚心满意足地扎进了温柔乡里。此时,锦帐低垂,红烛高烧,俩人默默含情地凝望着对方,新郎、新娘的目光似乎同样深邃、长远。 公元581年二月甲子日,长安城上空飘起了八百年一遇的祥云瑞霭,在庄严的鼓乐声中,大隋皇帝登坐龙廷。杨坚准备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施展雄才大略,中国即将跨入短暂而荣盛的“开皇之治”。

独孤氏,喜上眉梢。她在仆从的侍奉下,戴上了皇后的珠冠。面对明澈的铜镜,照了又照。等来等去,总算熬到了母仪天下。她俊美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,脸上溢出两枚甜甜的酒窝儿…… 开国皇帝杨坚为何因偷腥被皇后逼得离宫出走 皇帝,历来是金口玉言,说一不二,哪有被女人逼得哭哭啼啼、“离家出走”的道理?有想不到的,没有做不到的——历史总有无限可能,翻开正史,这种千古奇闻竟然真的存在!或许,这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“特例”——被老婆骑着脖子拉屎的惨剧,就发生在隋文帝——杨坚的身上。

图片 2

由于管束甚严,隋文帝长期“惧内”,他终于无法生活在女人的阴影里忍受精神折磨,便和他且爱且恨的原配老婆——文献独孤皇后,撕破脸皮,在众目睽睽之下,闹了一出“皇帝挥泪,离家出走”。 《隋书》是煌煌正史,对此记载得绘声绘色,一清二楚。文献独孤皇后,洛阳人,父亲独孤信,是周朝大将,他膝前生了同父异母的七个小姐妹。大姐,嫁给周明帝做皇后;四姐,就是唐高祖李渊的母亲;最小的姑娘,下嫁杨坚。

她14岁就成了杨坚的“枕边人”。当时,杨坚还未发迹,刚刚看出一路飚升的政治势头。 文献独孤皇后和杨坚感情非常好,小两口儿恩爱有加,知疼知热。毕竟是少年夫妻,难免在盛情之下,海誓山盟。第一个回合,颇有心机的独孤氏就打胜了,她从思想上“收降”了年长八岁的丈夫。

《隋书·列传第一》中记载:“高祖与后相得,誓无异生之子。”别看这短短一句话,相当厉害——也就是独霸丈夫,绝不允许你有三妻四妾,更严禁将来寻花问柳。独孤氏提前为自己的政治地位打下了成功的“伏笔”。 杨坚,彻底变成了独孤皇后怀里的“宠儿”,夫妻自然百般恩爱,但是,发迹之后的杨坚,依旧受到严格限制。他不能像历代帝王那样,三宫六院,纸醉金迷。每逢滋生此类念头,皇后便温柔、优雅地出面制止。

隋文帝的后宫,堪称艰苦朴素的典范,哪怕皇帝生病配药,需要二两胡粉,也得皇后亲自批准。他们的确没有“异生之子”,太子杨勇,以及后来隋炀帝杨广,都是一个娘肠子爬出来的;可惜这种骨肉相亲、父慈子孝的如意算盘,随着时间的流逝,彻底落空了。 独孤皇后理想的局面持续了整整三十多年,杨坚身上的“动物性”终于按捺不住了。《隋书》中详细记录了后宫这段鸡飞狗跳的“绯闻”:

杨坚,看上了大臣尉迟迥漂亮的孙女。当时,这个小姑娘正在仁寿宫值班。皇帝一高兴,就把她睡了。第二天,照常临朝理事——对于任何帝王来说,“幸”一个宫女,简直是小事一桩 但是,杨坚不行,他必须每天守着结发妻子,绝不能由着性子四下留情。尤其每天夜里,必须住在独孤皇后那儿。夜不归宿,简直是天大的事情。

图片 3

趁着杨坚上朝,皇后找到仁寿宫,把那个不要脸的“狐狸精”给宰了,消息传出,杨坚心如刀剜。一来,可爱的小妞儿死得凄惨;二来,皇帝的威严受到侵犯。恼羞成怒的杨坚立刻“离家出走”,独自跑到长安城外几十里的旷野荒郊发泄怨气。 幸亏,大臣杨素、高颎,追进了山谷。见到了可以倾诉的人,杨坚居然含泪长叹:“吾贵为天子,而不得自由!”赶上皇帝闹家务事,臣子能说什么?只能和稀泥。

高颎实在找不到宽慰的话,便说:“陛下,怎么能为了一个小娘们儿而丢下万里江山,天下黎民呢!”终于,杨坚那股火气消退了,他回宫之后,独孤氏正在家里等他赔礼呢。 从此之后,文献皇后再不那么嚣张了,她像蜕了一层皮,失魂落魄地活着。仁寿二年,即602年,八月的一个深夜,独孤皇后死在了永安宫,时年五十岁。她刚刚挺尸,杨坚就肆无忌惮地追求起自己的“自由生活”——玩女人!

美丽的陈氏、蔡氏纷纷顶替了独孤皇后的御床。毕竟皇帝已然年逾花甲,禁不起情色折腾了,由着性子玩了一年多,身体彻底跨了。 卧病在床的杨坚忽然怀念起结发妻子来,他痛悔地说:“假如我那独孤皇后在,我怎么会沦落为现在这样!”

604年,杨坚在儿子杨广的操纵下,不明不白地死了。新登基的隋炀帝可是着名的衣冠禽兽,老子尸骨未寒,他便迫不及待地与父亲的小老婆睡觉…… 史家并不同情这未具有远见卓识的独孤皇后,《隋书》里评价道:“文献德异鸤鸠,心非均一,擅宠移嫡,倾覆宗社,惜哉!”专宠、败家、亡国……所有这些“黑账”,又一古脑地推到了女人身上。有什么办法哩?

女人总被男人统辖的世界所诋毁,她们似乎永远也逃不出道德和舆论的“垃圾箱”。

本文由快三开奖结果发布于新闻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千古奇闻真的存在

关键词: